首页 > 旅游美食 >

走!下月到“东门市井”打卡 吃出李劼人笔下的市井味儿

时间:2019-08-28 12:33:24 来源:红星新闻 作者:钟茜妮

“端起这碗‘邓幺姑豆花饭’,可谓吃的是成都北大门旧社会的杂陈无味,品的是老成都城里城外的风云际会,而这一碗茶,佐的就是中国近代史这桌大餐了。”

退休教授唐清文在造访作家李劼人故居时,写下了穿透历史的感触。让这位老成都人回味的成都市井味,正是来自东门市井里“菱窠茶舍”的袅袅三花茶香。

菱窠茶舍

灰砖青瓦的川西民居、传统而古老的拼接式门板,青石板铺设的路面……在东门市井,公馆建筑群、下沉市集广场、铺板小馆、老式茶铺、凉亭水榭等建筑让李劼人笔下的老成都市井生活场景再现,也让当今的消费者“穿越”回百年前看看邓幺姑、罗歪嘴的生活。

菱窠茶舍

下个月(2019年9月),成都锦江区全新打造的一个老成都市井文化体验街区即将正式开街,这里不仅以老成都为骨,浸润市井文化,还创造性地建设互联网街区模式,一支手机在手,点单订制街区全服务,让体验变得更加触手可及。
 

老成都为骨

复原李劼人笔下的市井生活

塑造东门文化消费场景

↑李劼人故居

东门市井与李劼人故居比邻而建,一期占地40余亩。走在街区,“菜市坝”“天回镇”“水津街”的地名勾起游客对老成都的想象。

这里不仅有东大街赶集场景的浮雕艺术墙 ,还能在各式建筑附近找到民间传统十八艺的雕塑。曾经存在于街头小巷的民间艺人,又再度出现在古老的街头。补锅匠、木匠、纺织匠、剃头匠、打铁匠……

“西门有宽窄巷子,南门有锦里,东门一直缺乏以文化为基地的场景化消费街区。”东门市井的投资人刘勇告诉记者,成都人对东门的记忆是市井味、江湖气的,因此东门市井借李劼人这一文化大家,塑造街区的风骨。

在东门市井,很容易找到李劼人小说里描绘的场景,或者他本人的生活场景。例如“菱窠茶舍”以其故居的雅号为名,李劼人曾经营的“小雅”餐厅也将作为街区的代表餐饮门店,在街区的戏台上《死水微澜》的川剧将每晚上演。

东门市井风貌虽新,不少建筑其实是整合的现有资源。街区最大的一栋公馆建筑,是50年代的老房子“穿外衣”,经过重新装修后示人。

这也是刘勇认为的中心城区打造文化消费场景的一个原则,“空间小就要集约开发,尽可能利用现有资源,也尽可能提供多元的消费场景。不要看它小,玩一天会很充实!”

因此,东门市井街区里的60余个入驻品牌,分属60余个门类,街区里不会有同类竞品,引导商家把品类做得更精细。

刘勇介绍,二期的东门市井,还将打造一个李劼人公园,届时故居、街区和公园将一起,成为成都东门上一个文化+消费的新地标。
 

新消费为形

互联网街区的消费体验

一支手机点完街区所有门类

“老成都”是东门市井的文化积淀,“新消费”则是它的时代特点。

当唐清文和老友来到“菱窠茶舍”消磨一上午后用手机点了一份街区里的“邓幺姑豆花饭”,他的消费金额、消费频率和消费习惯就已实时传送到刘勇的手机app后台上,成为当天的用户数据。

互联网街区与传统街区有何不同?

一个典型场景是,来到街区的任意一家店,消费者都能通过app或者微信公众号下单街区所有的商品,实现全园区的消费。

对于街区内的门店而言,他们“共享”所有的客人,用刘勇的话来说, “水果铺也能做茶坊客人的生意,能做到餐饮店客人的生意。”街区里的大型餐饮全部取消了凉菜和小吃,“共享”街区的小吃一条街,数十种小吃是街区所有的餐厅门店的后厨。

由于街区的内部财务和后勤系统打通,园区的消费都集中在一个app上,不仅方便了消费者买单,也精简了街区门店财务和后勤人员。

↑东门市井 卷粉店

东门市井把“共享”的概念做到了消费者和商家之间。

刘勇介绍说,街区最大的特色是有着输入功能和输出功能。比如消费者有祖传的川菜好手艺,既可以来街区的餐饮门店卖配方,也可以担任外聘顾问,每卖一道菜给提成,直到这道菜退市或者调整做法。

或者消费者爱吃街区内的某一道菜,也能付费学习。“川菜博大精深,需要大家为它添柴加火,也需要更多人去传播。”刘勇认为,这样的街区才会与市民产生情感联系,让它不仅是一个景点,也是普通市民能参与、能消费的地方。

红星新闻记者 钟茜妮 摄影记者 刘海韵

[责任编辑:袁春华]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成都打造“东门市井”
下一篇:最后一页

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编号:蜀ICP备18034967号-1

今日华讯网 版权所有 (c) All Rights Reserved.

未经今日华讯 JRHX.Net 书面特别授权,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